回家后。

    日比美谷開始翻找晴川的遺物,果然,在遺物里面找到了一盒錄像帶。

    “就是這個,看了這盒錄像帶的人,7天后就會被鬼索命?!?br>
    干瘦青年驚恐的望著這盒錄像帶,說話都有些打結了 。

    陳安林微微點頭,“7天么,這么看來,今夜鬼就會找你?!?br>
    “是啊,所以,把錄像帶傳下去吧,只有這樣才能活命?!?br>
    “傳下去的話還要等7天,鬼才會來,太麻煩,這樣吧,晚上你就在我家,我護著你?!标惏擦趾芸煜氲搅藨獙χ?。

    貞子既然要來,那就讓她來吧。

    不過以自己的佛力,對付貞子恐怕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陳安林思索著,所以必須要找幫手。

    他認識的能抓鬼的,只有酒井橘原一個人,酒井橘原實力太弱,恐怕不行。

    “看來得讓酒井橘原的師父過來了?!?br>
    打定主意,陳安林就給酒井橘原打去電話。

    得知死亡錄像帶的事情之后,酒井橘原也被震驚了一把:“什么,看過錄像帶的人,7天后會死!”

    酒井橘原面色一沉,“我知道了,沒想到那個鬼這么厲害,連安林桑都對付不了,看來只能請我師父出馬了 ,不過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過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師父收山了,正常情況下不會出馬?!?br>
    “那不正常的情況下呢?”陳安林問道。

    “恐怕得加錢?!?br>
    陳安林:“???”

    “當然了,安林桑你人這么好,我好幾次在師父面前說起過你 ,我相信她老人家一定會善解人意的 ?!?br>
    “那好,麻煩橘原桑了?!标惏擦粥嵵氐乐x,感慨酒井橘原人還是不錯的。

    知道他兜里沒什么錢,所以主動幫忙當說客,這樣的好女孩現在不多了吧?

    掛了電話,陳安林把事情說了一下。

    聽到有神社神女出手幫忙之后,干瘦青年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那我,就只能試試了 ?!?br>
    “嗯,試試吧?!标惏擦峙呐乃绨?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另一邊,酒井橘原掛了電話,尋思著怎么和師父說。

    記事起,師父就不怎么出門了。

    就算出門,師父也是和她的一群姐妹去聚會。

    因為師父說 ,她俗心已斬,對塵世間的恩恩怨怨已經不再關注。

    現在的她只是潛心修煉,一心尋求那無上大道。

    至于和小姐妹們聚會,那只不過是修煉過程中的一絲點綴罷了,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酒井橘原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這次請師父出山,她知道很困難。

    她記得以前有一次一個人請師父出馬,對付的是一只很強大的怨靈。

    師父當時說 ,對付這種怨靈,得加錢,加不少,開出了天價。

    最終那個人還是出不起這個價格,只能去尋求其它神社的人。

    “這樣看來,我只能把怨靈說的弱小一點,這樣師父就不會加錢?!?br>
    “可是弱小怨靈的話,師父肯定讓我過去?!?br>
    想了想,酒井橘原眼睛一亮:“我就說我經痛,不能干活?!?br>
    “我真是個小機靈鬼?!?br>
    于是,酒井橘原當即去找師父。

    “師父,師父,師父,不好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橘原,為師從你的腳步聲中,看得出,你應該遇到大事了 ?!眰偺锊矫赖f著 ,語氣輕柔,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。

    ‘啊!師父果然是高人,僅僅從我的腳步聲中就能看出我遇到大事?!?br>
    酒井橘原心頭震驚,過來回應道:“師父神機妙算,被師父說對了,徒兒確實遇到了大事?!?br>
    “說吧,需要為師如何為你解惑 ?”

    酒井橘原低著頭,恭敬的把事情說了一下。

    當然了,殺人錄像帶事件的危險性,被她說的時候,危險性低了好幾個層次。

    “這個鬼很弱的,就是老是騷擾人,還都是深夜騷擾人 ,所以需要除掉?!?br>
    “哦,那你為何不去?徒兒,你是不是最近懈怠了?”倐田步美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不是了?!本凭僭x正言辭:“徒兒只是有難言之隱罷了?!?br>
    “說說看?!?br>
    酒井橘原道:“就是最近身體不舒服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 ,原來如此?!笨淳凭僭?,倐田步美微微一笑,徒兒這是長大了呀 。

    她情不自禁的想起了自己這個年紀的時候。

    那時候的自己,也是亭亭玉立,偏偏玉仙。

    “師父,那就麻煩你老人家親自去對付那怨靈吧?”酒井橘原勸說道:“畢竟今天已經第7天了 ,若是再不過去,恐怕那個人就要死了?!?br>
    “嗯,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,為師自然要去?!?br>
    倐田步美想到自己這陣子開光了不少符靈紙。

    按照上次酒井橘原對付鬼王的說法,那符靈紙強的一匹。

    自己的開光術雖然偶爾不靈光,但自己拿出一大堆,總歸是有機會的吧?

    如此一想 ,倐田步美信心十足,當即起身詢問 :“徒兒,錢談好沒有?”

    “談好了,需要加錢嗎?”酒井橘原問道。

    “安妮所說,那怨靈只不過是擾人清凈的初級怨靈罷了,算不得什么,就不用加錢了 ,畢竟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啊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說完,倐田步美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外面的陽光灑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酒井橘原都看呆了。

    (正道的光,灑在了大地上…………)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陳安林這邊,他接到了酒井橘原的短信。

    她師父出馬了。

    “坦蕩,想來橘原桑的師父必定是個熱心腸的得道高人?!?br>
    陳安林暗暗贊嘆。

    傍晚的時候,陳安林終于看到倐田步美了。

    倐田步美從酒井橘原的車上一下來 ,陳安林眉頭一挑。

    來人穿著一襲白衣,氣質盎然,頭戴著一定晚禮服帽,此人正是酒井橘原的師父,倐田步美。

    嗯,和一個女演員僥幸同名。

    聽說,倐田步美有四十多歲了。

    這么大歲數,還保養的這么好,著實讓人吃驚不小。

    ‘也許這就是高人吧?!?br>
    陳安林暗暗想著,走過去后,酒井橘原打招呼道 :“安林桑?!?br>
    “嗯,橘原 ,好久不見,這位就是你師父吧?師父好?!?br>
    “嗯?!眰偺锊矫腊蛋迭c頭,這個小年輕臉長得倒是不錯。

    也難怪自己寶貝徒兒一提到他眼睛就好像200W燈泡似的發亮。

    “請吧,先去我屋里休息一會兒?!标惏擦终f道。

    “嗯 ,走吧?!?br>
    倐田步美和酒井橘原在陳安林的帶領下,朝樓上走去。

    上樓后 ,陳安林道:“師父,橘原把事情經過和你說了吧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說了,這種怨靈死在我手上的,沒有一千也有八百,算不得什么?!?br>
    “厲害啊!”陳安林眼睛一亮,沒有以前也有八百。

    這可是貞子啊。

    陳安林肅然起敬起來。

    隨后,倐田步美朝干瘦男子看去:“你放心 ,晚上你安心待在這里,等鬼來了,我一道符靈紙扔過去便是?!?br>
    “謝謝大師,謝謝?!备墒菽凶舆B連道謝。

    終于入夜了。

    為了給貞子行個方便,酒井橘原和日比美谷離開了房間。

    房間里只剩下干瘦男子,陳安林以及倐田步美。

    倐田步美自從進屋后,就一直坐在沙發上,不動如山 。

    干瘦男子則是在房間里來回走動,焦慮不安。

    陳安林則是暗暗盤算,在倐田步美在對付貞子的時候,自己及時出手,解決貞子。

    深夜來臨。

    陳安林讓干瘦男子在里屋休息,畢竟單獨一個人的時候,最容易將貞子吸引過來。

    計劃開始進行。

    足足等到了凌晨2點,貞子居然還沒出現。

    陳安林看了一眼倐田步美 ,都已經睡著了。

    干瘦男子更是躺床上打起了呼嚕,顯然是累壞了。

    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難不成是倐田步美太厲害,還沒出手呢,就把貞子震懾退去?

    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終于到了清晨。

    貞子終究是沒有過來。

    “我沒事,今天已經第八天了,哈哈哈,我破除了詛咒,哈哈哈!”

    干瘦青年興奮無比。

    “不對勁啊!”

    陳安林嘀咕著,貞子的詛咒可不是這么容易破除的,起碼要現身才是。

    “難道說,有其他人看了錄像帶?”

    陳安林看向干瘦青年:“這錄像帶還有誰看過?”

    “沒人看過了?!备墒萸嗄赀B忙搖頭。

    陳安林拿起錄像帶,這時候,干瘦青年心中一動,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不對勁啊?!备墒萸嗄杲舆^錄像帶:“我記得那盤錄像帶很舊的,這個看起來很好啊?!?br>
    陳安林干脆走到電視邊上,將錄像帶放入。

    頓時,電視里傳來了‘嗯嗯啊啊’,令人面紅耳赤的聲音。

    陳安林第一時間關了電視,無奈道:“這不是那盤殺人錄像帶?!?br>
    “拿錯了?那錄像帶在哪里?”

    干瘦青年一下子慌了。

    酒井橘原這時候也進來了,知道事情經過之后,她皺眉道:“一般死者的遺物普通人都接觸不到,只有警察?!?br>
    “我想起來了,我和警察說過錄像帶的事,后來他把錄像帶還給我了,會不會當時掉包了 ?!比毡让拦日f道。

    “估計是了,走,去警局,要錄像帶?!标惏擦终f道。

    倐田步美嘆了一口氣:“你們去吧,記住,不要著急?!?br>
    前往警局的路上,陳安林分析了一下。

    貞子沒有找來,并不是因為詛咒被破除。

    而是因為詛咒轉移了,陳安林估計,是那個拿走錄像帶的警察看了 ,詛咒轉移到他那里去了。

    到了警局,經過日比美谷的交涉,得知拿走錄像帶的是大河內隊長的一個手下。

    據他所說,自己確實看了錄像帶 ,但是覺得所謂的鬧鬼什么的,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之后把錄像帶放在一堆查到的盜版錄像帶一塊,還回來的時候可能拿錯了。

    好在認識大河內,經過尋找,終于找到了那盤殺人錄像帶 。

    “罷了,與其讓別人引貞子,還是我自己來吧 ?!?br>
    陳安林決定自己來看這盤錄像帶,免得再浪費時間。

    入夜,陳安林一個人在屋里,打開了錄像帶。

    屏幕中出現畫面,播放的內容果然和電影里播放的一樣。

    先是一個長發女人平靜的梳頭,畫面一陣閃爍,出現了古井。

    最后,一個蒼白沒有血色的手從古井中伸出。

    貞子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日比美谷額頭上陰氣密布,貞子的怨氣果然強大,光是看這盤錄像帶,就已經感受到那股怨氣了 ?!?br>
    陳安林摸了摸自己額頭,自己似乎已經被標記了。

    這就是貞子的殺人方式,看過錄像帶之后,貞子就會對自己標記,7天后找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就等貞子上門了?!?br>
    陳安林美滋滋的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連續7天,陳安林該吃吃,該喝喝 ,過的很滋潤。

    終于到了第7天,陳安林清晰感受到自己額頭上的陰影越來越重。

    這種陰影普通人自然是看不到的。

    隱隱之間,陳安林感覺貞子也許就躲藏在暗處,盯著自己。

    “倐田步美師父 ,那么今天晚上的捉鬼行動,就拜托你了?!?br>
    和上次的計劃一樣,陳安林請來了倐田步美。

    倐田步美微笑著點頭,緊緊地握住陳安林手:“救人一命,勝造七級浮屠,這不算什么,你要是害怕的話,可以離我近點?!?br>
    “多謝?!?br>
    陳安林心頭感慨 ,倐田步美師父人真是好啊。

    入夜了,外面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和上一次一樣,倐田步美坐在沙發上,安靜等候。

    陳安林坐在里屋,他打開了電視,無聊的看著一些電視劇。

    一般來說,貞子過來的時候都是從電視里爬出來的。

    就在陳安林昏昏欲睡的時候,電視機閃了閃。

    “來了么?”

    陳安林神色一震,一下子激動起來。

    傳聞,貞子很好看的…………

    呸,都什么時候了,我居然還想著這?

    陳安林不禁自責起來,難道自己也墮落了么?真是不應該啊。

    滋滋滋,滋滋滋……

    電視畫面一閃,出現了一口古井。

    隨后,一個白衣人影 ,緩緩從古井之中爬出。

    白衣人影離電視機越來越近,越來越近。

    貞子過來了 。

    恐怖如斯。

    陳安林感覺壓力很大。

    之前對付的鬼怪很多 ,什么鬼娃娃花子,人面犬之流。

    但那些都是在小范圍流傳的詭異。

    而貞子,在國際上都是赫赫有名。

    外國不知道多少導演翻拍過貞子這一角色。

    這說明了什么?

    貞子很強大,很恐怖,所以陳安林才會擔心自己打不過,于是請來了倐田步美 。

    “步美師父?!标惏擦趾暗?:“她來了?!?br>
    “來了么?!?br>
    倐田步美神色淡定 ,畢竟好徒兒都說了,這是個只會擾民的小怨靈罷了,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于是,她睜開眼睛,朝陳安林房間看來。

    這一看,她心中咯噔一下,發現不對勁了 。

    怎么這屋里的怨氣,這么重?

    不能怪她現在才感應出來,實際上她的實力恐怕都不如酒井橘原。

    這也是她為什么一直不主動去打鬼的原因。

    不是她不愿意打,而是因為,酒井橘原都對付不了的鬼怪,她拿什么去對付啊 ?

    一時間,倐田步美愣在原地,不知道該說什么。

    貞子終于出來了 。

    她四肢著地,死死盯著陳安林這邊。

    看到貞子的模樣 ,倐田步美更慌了。

    這分明就是一頭比鬼王更強的怨靈,而且這只鬼的身上,還有一股匪夷所思的力量。

    這根本不是她能夠對付的。

    完了完了,這次我要死在這里了。

    倐田步美心很亂,心中不停盤算著。

    我待會扔出符靈紙,然后大喊一聲,滅 !

    之后,我就我就…………媽呀,感覺這個辦法不太可能啊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貞子終于發聲了,凜冽的聲音讓倐田步美如墜冰窖,而后,她白眼一翻,竟然直接被嚇暈過去了。

    “就這 ?”看到這一幕的陳安林有些懵。

    “步美大師這是被嚇暈了么?不是說高人,很厲害的么?”

    陳安林感覺有點坑。

    ‘罷了,只能靠自己了?!?br>
    看著不停逼近的貞子,陳安林果斷使用佛像金身。

    這一使用 ,陳安林發現不對勁了,貞子好像很害怕似的,猛然后退。

    有用?

    這一刻,陳安林意識到這一招恐怕比他想象的要強很多。

    回憶之前對付鬼王的那一幕,陳安林心念一動,這佛像金身 ,貌似對付鬼怪,真的是無敵啊!

    貞子的發絲后面,她所透露出來的眼睛竟然帶著一絲驚恐,似乎很害怕陳安林的佛像金身。

    陳安林笑了,“別跑啊,你不是找我么?”

    貞子哪敢回話,她恨不得馬上回到電視機。

    因為陳安林身上的佛光讓她非常難受,她想要跑遠點。

    于是,她連忙回頭。

    但很快,貞子愣住了,電視機被陳安林一腳踹爛,屏幕全部碎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貞子,你老實一點的話,也許我不會對你怎么樣,否則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看著陳安林的眼神,貞子一陣莫名的害怕。

    好邪惡啊,這個人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為什么我會遇到這種事。

    貞子爬到電視前,感覺無路可退,陳安林就站在她的身后,一把提著貞子的肩膀起來。

    “柔弱無骨 ,好輕的份量?!?br>
    陳安林默默點頭,捏住了貞子的下巴,將她抬起。

    發絲垂落腦后,看到貞子的容顏之后,陳安林驚呆了。

    這也太漂亮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,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。

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《第338章 午夜凶铃——师父是高人(求订阅) 全球游戏进化 剑无云 》。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。

其他相關閱讀More+

公主為妾

張力韜

重生之特種兵夫人

藕花荷丁

預報天氣預報天氣

路人Y

小說殤璃

月雯兒

我在民國賣包子

曾素娟

西游之悟空是我師弟

謙葉
乌克兰美女的小嫩BBB,韩国大尺度电影,一本到中文无码AV在线观看,国产福利视频一区二区精品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