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3章掃地小師弟一一可想跟我修行

    聞言,方俊面色一變。

    他當然知道這個聲音是誰的,正是這里人見人怕的小師妹,胡月的。

    “胡月師妹,你你……你這是作甚?”

    他實力很低,正常情況來說,高實力的弟子不會選擇低實力弟子來挑戰,因為那有失顏面。

    除非就像方俊找陳安林挑戰,故意的。

    而胡月,方俊怎么也想不通,自己什么時候得罪過她。

    “什么作甚,方俊,我要找你挑戰?!焙伦哌^來哼道。

    方俊臉色難看道:“胡月師妹,我先找的陳安林挑戰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一個內門弟子,找一個雜事弟子挑戰,你還有臉說? ?我不準,你和我都是內門弟子,現在我找你,趕緊的?!?br>
    這下,方俊直接尷尬了。

    宗內很多人玩味看來。

    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是向著方俊這邊的。

    方俊這個人,平日里喜歡搞小圈子,很多人都看不慣,這次撞胡月槍口上,這下好了,有好戲看來。

    而一些心思活絡的人,則是看出了苗頭。

    似乎,胡月對這個陳安林挺關心的啊。

    上次在藏書閣,胡月就已經替他解圍,后來還被胡月叫去她的院子。

    雖然好像是讓他去打掃的,可總歸會讓人浮想聯翩。

    而現在,更奇怪了,居然為陳安林出頭。

    很多人細細打量著陳安林這個人。

    這個只是雜事弟子,能混成這樣的 ,實力肯定很弱,他何德何能,有什么過人長處,竟然會讓刁蠻的小師妹如此對待?

    “方俊,來吧 ,你若是不來,我可就來了?!?br>
    胡月一招排山倒海掌法起手式已經準備。

    “不不,我不行啊?!?br>
    方俊自然擺手 ,哪里真的和胡月動手。

    可胡月哪里會管他,冷哼一聲便是沖了上來。

    戰斗自然是以胡月以絕對的優勢獲勝。

    方俊倒在地上 ,臉上火辣辣的,異常難堪。

    “方俊,還想找我挑戰么?”陳安林說道 。

    方俊再傻,此刻也看出來了 ,胡月是故意幫著陳安林呢,他只能說道:“不用了,我輸了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敢再待在這里,扭頭就走 。

    “哼,不識抬舉?!?br>
    胡月拍了拍手,朝陳安林笑道:“姑奶奶我可是幫你打跑了他,你有什么好處給我?”

    陳安林看了一眼她,發現她今天穿了一件新衣服,于是笑道:“晚上來我屋里,我把好處給你?!?br>
    “你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胡月瞪了他一眼,心想膽子也太大了,眾目睽睽之下竟然調戲她,偏偏自己還挺喜歡,有種莫名的刺激。

    陳安林來到藏書閣,今天這里人不多 ,因為最近好多弟子出去歷練。

    胡月陪著陳安林看著這里書籍。

    其實她很討厭看書,但挺喜歡和陳安林待在一起,于是看著。

    這一看,就是一下午。

    快要回去,陳安林才收起書,說道:“胡月,走吧?!?br>
    “去哪?”

    “中午不是和你說了么,給你好處呢,去我屋里 ?!?br>
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?!?br>
    陳安林有些無奈,真給她好處 ,胡月反而不好意思了,女人啊 ,都是表面說不要 ,心底里歡喜的要死 。

    來到陳安林屋里,陳安林道 :“你先喝點水,我熬一鍋湯?!?br>
    在鍋邊上 ,擺放著一些雞肉和蘑菇,這是陳安林準備的食材。

    本來是想自己吃的,不過既然胡月今天這么幫他,那就給她弄一頓好吃的吧。

    胡月看著陳安林做飯,有些驚奇,她現在感覺,陳安林好像什么都會似的,這個人身上充滿了神秘感 。

    隨著湯煮好,屋里也充滿了肉湯香味。

    “真好聞?!?br>
    胡月聞得整個人精神都好像要飄飄欲仙,這就是美食的誘惑,讓人欲罷不能。

    “去洗個手,過來吃吧 ?!?br>
    “哦?!?br>
    胡月簡單洗了手 ,吃了起來。

    看到陳安林弄點小酒 ,她自來熟的也拿過酒,給自己倒了一些。

    陳安林啞然失笑,這孩子現在和他在一起,作風真的是越來越大膽了。

    “你煮的真好吃,誰教你的啊?”

    吃著東西,胡月忍不住問道。

    “自學的 ?!?br>
    “那你可真聰明?!毕肓讼?,胡月又問道:“你的修為,難道也是自學的 ?”

    “你說呢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,我從未見過自學成才的,尤其是你只是一個外事弟子罷了,怎么會自學的這么厲害 ?”

    胡月有些不太信的說道。

    陳安林沒回答,反而道:“你可想跟我修行?”

    “你又想欺負人家?!?br>
    胡月捕捉到陳安林話語中的曖昧,嘟囔起嘴巴說道。

    陳安林白眼一翻,“我說的是真修行?!?br>
    “你教我?我知道你很厲害,也很聰明,可是你教我,你會教嗎?”

    陳安林淡然道:“你學了就知道,就算教不會你,你也沒什么損失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胡月一聽 ,尋思著也是,頷首道:“那好吧,我看看你怎么叫我?!?br>
    “先吃吧 ?!?br>
    兩個吃好,陳安林收拾好東西之后,開始教她修行 。

    他教導的方式很簡單 ,由于他能夠通過模擬學習,熟知每種功法運轉線路。

    他只需要告知胡月運轉線路,讓她學著如此即可。

    說起來簡單,練起來效率更高。

    只是一個時辰 ,胡月發現,自己對于排山倒海這一招有了更深領悟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悟了?!?br>
    感受到自己實力更近一層,胡月喜上眉梢。

    陳安林才教她一個時辰啊,她就有了如此明顯進步 ,這要是教她時間多一點,那豈不是…………

    想到這 ,胡月忍不住看向這個謎一般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安林,你有如此實力,為什么藏著掖著啊 ?”

    胡月忍不住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歡爭斗,有時候安安靜靜一個人修煉 ,挺好?!?br>
    “那你為什么教我啊,還把你最大的秘密告訴我了?!?br>
    胡月期盼問道。

    陳安林輕笑,輕輕一推,胡月‘噗通’一聲,掉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干什么呢?!焙虏缓靡馑颊f道。

    現在她沒有一點抵抗力,渾身酥酥的。

    陳安林搖頭道:“下盤太不穩了,怎么輕輕一推就倒了?”

    胡月:“???”

    “來,我給你檢查檢查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時間一晃,又是三個月過去。

    陳安林成功進入金丹,在金丹境界實力飛升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胡月丹藥的幫助下,讓他修為更是如魚得水般的提升 。

    胡月得到好處更是不小,雖然不如陳安林實力來的強,但比起以前,提升一半 。

    這一天晚上。

    修煉完畢之后,胡月像般,纏住陳安林,嬌柔道:“安林,什么時候把我們的事告訴我父親吧?!?br>
    “怎么突然說這個?”

    “最近宗內很多人傳我們的事?!?br>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陳安林不怎么和人接觸 ,也不經常發動竊聽,所以并沒聽說這些。

    此時一聽,陳安林明白了。

    胡月經常過來找自己,時間短還好 ,時間一長,定然有人說閑話。

    “說什么?”陳安林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說,我們在一起 ?!焙碌?:“所以,為了避免閑話,要不干脆就說了吧?!?br>
    “嗯,不過你父親出去了 ,恐怕這些日子不會回來?!?br>
    這些日子 ,外面傳言發現秘境,那秘境乃是上古時期一個高人墳墓,里面秘寶無數。

    于是乎,胡恒之親自帶隊,帶領人手前去奪寶。

    “嗯,等他回來再說吧?!闭f著,胡月突然好奇道 :“對了,為什么你不想去奪寶啊?以你的實力,應該沒問題?!?br>
    陳安林搖搖頭,沒回答。

    其實心底里,他的想法很簡單,這次的任務只是成為無雙派第一高手,其它的什么奪寶,闖秘境,沒必要去參合。

    這時候,陳安林心中一動,“外面有人?!?br>
    “是誰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咱們的大師兄?!?br>
    “是他?!?br>
    胡月眉頭一皺 ,大師兄名叫陳慶,和她的兩個哥哥關系不錯,實力也很強。

    之前的時候,陳慶對她也不錯,自己一度對陳慶也挺有好感。

    甚至好幾次 ,她的兩個哥哥都對她說,陳慶喜歡她,反正各種瘋狂暗示,表示陳慶要追她。

    嗯,胡月也不得不承認,陳慶確實很好。

    但太呆了啊。

    她要的,事那種虐虐的感覺,而不是那種看到她就一頓舔的舔狗。

    舔狗她看著就惡心 。

    “陳慶喜歡你?!标惏擦值?。

    “嗯 ,我知道,哎,小女子的魅力果然無人能擋?!焙碌?。

    “你現在越來越自戀了?!?br>
    “哼,跟你學的?!焙螺p哼,隨即無奈道 :“其實 ,陳慶是對我挺好,不過我不喜歡他這樣的?!?br>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陳安林問道。

    “壞蛋,你這都不知道嗎?”胡月抱著陳安林,抱的更緊了 。

    “他來的越來越近了?!?br>
    陳安林搖搖頭 ,把胡月從身上扯了下來。

    頓時,胡月無力的癱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得把他趕走,否則就進來了 ?!?br>
    陳安林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去吧?!焙掠袣鉄o力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擔心被撞見?”陳安林看到她這個樣子,有些無語,怎么都感覺胡月一點都不擔心的樣子。

    胡月笑嘻嘻道:“我知道你一定能解決的啦?!?br>
    “行?!?br>
    陳安林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剛剛他感應到不遠處林子里一個人躲在里面 。

    在那里都呆了很久還沒離開,可想而知目標是這里了 ,最關鍵的是 ,他竟然朝這邊過來了 。

    此刻林子里,陳慶躲在一顆樹后,雙拳緊握。

    他從小就被胡恒之收留,那時候 ,胡恒之說他骨骼驚奇,是個一等一學武奇才,因此才會將他收入門下,潛心教導。

    而陳慶也沒有讓他失望,短短的時間就進入后天,現在已經是先天高手。

    從小到大,他對胡月就有點小心思,胡月雖然一直戲弄他 ,但他就是喜歡這種虐虐的感覺,他覺得,胡月就好像小孩子似的,讓他整個人充滿了光芒。

    也因此,雖然宗內很多女弟子愛慕他,追求他,可是都被他拒絕。

    他喜歡胡月,不喜歡舔狗。

    可是怎么都沒想到,最近 ,很多小弟偷偷和他說了,胡月和一個外事弟子走的很近。

    這讓他感覺不可思議 。

    隨后經過暗中調查,果然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晚上的,胡月竟然和陳安林偷偷在屋里……

    “希望他們沒發生什么事吧?!?br>
    陳慶咬著牙,心中很難受,他很想過去偷偷看看,他們到底在干嘛。

    但又擔心打擾人家。

    糾結的感受 ,讓他不上不下。

    “你在這里做什么 ?”

    忽然,一道清冷聲音傳來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陳慶一愣,回頭一看,陳安林竟然不知道什么時候在他身后了。

    “我沒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因為是在偷窺,讓他氣勢上輸了不少 。

    陳安林道:“原來是大師兄?!?br>
    “咳咳 ,是啊,是啊?!标悜c道:“我路過?!?br>
    陳安林皺眉道:“可是我剛剛觀察,師兄你在這里站了不少時間,你這是……偷看我那里么 ?這里就我一間屋子?!?br>
    “我不是我沒有 ,你別亂說?!标悜c連忙否認。

    陳安林笑道:“師兄不必這么著急否認,有什么事,有什么疑慮,師兄說就可以 ?!?br>
    對陳慶這個師兄 ,陳安林印象還是挺不錯的 。

    這源于一些弟子的口口相傳,大家都說陳慶為人處世公道,照顧師弟師妹。

    陳慶盯著陳安林,一想到這時候胡月可能就躺在陳安林屋里,兩個人你儂我儂的那一幕,他就顫抖。

    “我問你,胡月……胡月是不是在你那里 ?”

    “你都看到了,問我做什么?”陳安林背負雙手,看了一眼面前的綠葉:“你過來,就是為了問她么,那么我告訴你,是的?!?br>
    “果然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陳慶苦澀一笑 :“果然啊?!?br>
    看得出,陳慶真的很喜歡胡月 ,否則不會自降自己大師兄身份,說這些話。

    反正他和胡月的事,陳安林準備說了,也不在乎陳慶知道,于是陳安林繼續道:“師兄,感情的事,不能勉強的,我希望你能明白?!?br>
    陳慶擺擺手 ,示意陳安林別說了:“我知道,所以我想通了 ?!?br>
    “想通了就好?!标惏擦趾苄牢? ,大師兄還是挺講道理的。

    “你們,有沒有在一起?就是…………那種事?!?br>
    不用陳慶仔細說,陳安林知道他說什么,為了不刺激他,陳安林撒了一個善意的謊言。

    “其實,她在我屋里就是聊天,我們聊天而已?!?br>
    “真的?”陳慶一喜。

    “是啊,騙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過,還有一件事,我希望陳安林你能做到?!标悜c忽然怒視過來。

    “請說?!?br>
    “小師妹還小,你們沒有那樣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?!?br>
    “等你們大點吧,我會祝福你們的?!迸ゎ^,悄然擦去眼角滴落的淚水,陳慶離開了:“再見,陳安林,你放心,這件事我會替你們保密!”

    “哎,真是個好人?!?br>
    說實話,陳安林自己也被感動了。

    只不過,讓陳安林意外的是,雖然陳慶表示不會把他們的事說出去,但接下來,宗內關于他們的事越來越多。

    很多胡月的追求者時不時跑到老管事那里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饒是胡月性格嬌蠻跋扈 ,也被這些亂七八糟的聲音給搞煩了。

    當她準備把事情和大長老他們說的時候 ,沒想到,噩耗傳來。

    宗主胡恒之重傷,被二兒子拼死救回 ,其余人死的死,逃的逃 ,全部失蹤。

    這個消息傳回來,胡月不再考慮這些,當即就想要去救人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一起去吧?!?br>
    陳安林說道。

    根據報信的傳來的消息,胡恒之現在重傷,就在無雙城外的山腳下 ,具體位置不知,等待救援。

    胡月快速張羅了幾個人手,大師兄陳慶,二師兄三師兄,連胡月的母親梁香也一起前往。

    “陳安林,你也準備去?”

    陳慶在隊伍中看到陳安林,眉頭一皺,連忙走過來。

    “嗯啊 ,畢竟宗主有事,我陪著過去?!标惏擦终f道。

    “你這不是胡鬧?!标悜c連忙拉著陳安林走到一邊,看了看周圍,確定沒人看他們之后,悄聲道:“你實力這么低,跟著去做什么?!?br>
    “盡力而為吧 ?!标惏擦置嗣亲?,知道陳慶這是好意。

    “哎,我知道你是關心胡月師妹,可是你這實力,就是跟過去,也是死!知道么?”陳慶是真的好意,覺得陳安林過去就是拖后腿。

    陳安林無奈 ,正想好好解釋,這時候胡月走過來:“師兄,你和陳安林說什么悄悄話呢?!?br>
    “師兄說不讓我過去?!?br>
    “師兄,沒事的,陳安林可以過去?!焙驴墒侵狸惏擦謱嵙Φ?,于是解釋。

    “你們…………哎,行行,我服了你們了 ?!?br>
    陳慶感覺這兩人是真的有點胡鬧了,但眼看隊伍出發在即,只能這樣了。

    為了快速趕路 ,一行十一人快速下山,穿梭在無雙城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“聽說了沒 ,無雙派宗主胡恒之重傷,生死未仆,這次完蛋了?!?br>
    “哎,宗主一死,無雙派以前結了那么多仇家,豈不是要過來了 ?!?br>
    “我們這些年一直有無雙派庇佑 ,一直相安無事,若是無雙派倒了,我們恐怕也會欺負?!?br>
    走在大街上,陳安林聽著周圍人的話 ,感慨無雙派還是挺受民眾們喜歡的。

    這是源于,雖然俗世之中有官府,但官府并不作為。

    尤其是面對一些邪修,官府力有不逮,基本上都是無雙派出面處理。

    “嘿,無雙派小師妹和宗母都出來了,這次一網打盡,到時候無雙派沒了領導,趁機拿下?!?/dd>

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,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。

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《第323章 扫地小弟子——可想和我修行? 全球游戏进化 剑无云 》。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。

其他相關閱讀More+

貝利斯綠盒滅蟑螂

泉青葉

西游之悟空是我師弟

梁逸峰

小說惜花芷全文免費閱讀

岳東峰

異域求生日記

盧艾·薩菲

重生之軍工之王

黃斌

今晚去你家補課

池素英
乌克兰美女的小嫩BBB,韩国大尺度电影,一本到中文无码AV在线观看,国产福利视频一区二区精品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