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放開我?!?br>
    貞子怒視著陳安林,模樣倒是挺可愛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放開你,你可是要過來殺我啊,居然想要我放開你,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好說話?”陳安林坦然道。

    “這是因為你中了我的詛咒,我才會過來 ?!?br>
    “別說這些廢話了,現在拳頭大就是老大,知道么?我問你,是不是酒吞童子讓你殺人的?”

    “你還是殺了我吧,反正 ,我在這個世上已經沒什么好留戀的了?!必懽油纯嗟拈]上了眼睛,仿佛認命。

    陳安林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若是遇到其他的鬼,這個時候恐怕早就害怕的跪地求饒,這貞子倒是好,居然直接認命。

    這是為何?

    難不成說,貞子有什么難言之隱?

    想想也是,電影中的貞子身世凄涼,從小到大,她母親死得早,父親天天毆打她,其他人欺負她,可以說,從小到大她身邊沒有任何好友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在長大了之后遇到了喜歡的人 ,最終因為周圍人的排擠,出現各種狀況。

    想了想,陳安林覺得,想要讓貞子臣服,得讓她感受到這個世界上還有愛,讓她感受到身邊人對她的重要性 。

    “貞子,如果說,我對你很了解,喜歡你,你信嗎 ?”

    陳安林輕輕抬起貞子的下巴,直接親了上去 。

    貞子身體一僵,有些愣住 。

    此刻,她腦子里一片空白,愛情來得太突然,讓她措不及防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唇分。

    陳安林輕撫貞子的臉龐:“真滑?!?br>
    “請…………請別這樣?!?br>
    要不是貞子是鬼 ,她臉紅的肯定要到脖子里了 。

    “別哪樣?”

    陳安林的手已經進入,衣服里面。

    好在,這時候貞子連忙跑了出去,她驚懼的回頭,卻不敢抬頭看陳安林。

    陳安林笑道:“你以為我是和你鬧著玩的?”

    “難道不是嗎?我只是一個怨靈罷了,你這么厲害,完全可以打死我?!必懽悠^頭,略帶怨念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叫山村貞子 ,你的母親在你這么大的時候就有特異功能 ,后來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陳安林將山村貞子大概的經歷說了一下 。

    果然,和陳安林猜測一樣,山村貞子一下子愣住了。

    因為她發現,陳安林居然對她這么了解 。

    要知道,了解她的人早已經在上個世紀已經死去,現在沒人知道她的情況,他是如何知道的。

    情不自禁的 ,山村貞子對陳安林好奇起來。

    她感覺 ,面前的這個人好神秘,臉也長得有些小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的事 ?!鄙酱遑懽訂柕?。

    “因為我一直關注著你啊,小可愛?!标惏擦肿哌^去,握住了她的手:“曾經 ,我偶然知道你的事 ,我覺得你很可憐,后來有幸看到了你的照片,我就被你深深吸引?!?br>
    “別請,別這樣……”

    山村貞子想要抽回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但陳安林不依不饒。

    “你很緊張嗎?別緊張,第一次之后,習慣了就好了?!?br>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別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一晚上過去。

    這一晚上,貞子生怕自己會壞掉,以至于不停地求饒。

    之后,貞子真的怕了,但對陳安林也開始深深的迷戀。

    畢竟她最大的愿望,就是能被人接受,被人愛。

    現在她的愿望終于實現了,這讓她很開心。

    而后,她也說了關于酒吞童子的事。

    原本,這盤錄像帶是貞子的父親記錄,后來一直在尋找著各種怪物的酒吞童子找到了這盤錄像帶,把她找了出來。

    于是,詛咒就開始了。

    對于酒吞童子的位置,貞子自然也知道。

    “他的實力怎么樣?”陳安林詢問。

    “和我差不多,不過這些日子他一直在吸收各種負面情緒,他的實力應該增長了許多?!?br>
    山村貞子回應道。

    “這樣么 ,那看來要提前將他解決 ?!?br>
    陳安林摸著下巴,解決一個個詭異事件,也算是這次的任務 ,所以必須要解決。

    “安林君,你想要對付酒吞童子的話,我可以帶你過去?!?br>
    “那再好不過?!?br>
    山村貞子擔心道:“不過,酒吞童子身邊跟著很對鬼怪,安林君 ,你過去的話,恐怕得從長計議,否則太危險了?!?br>
    “貞子,你這是關心我么?”陳安林笑著道。

    山村貞子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,默默點頭,算是認同了陳安林的話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放心吧,你都說了,酒吞童子以前的實力和你差不多,對我來說不算什么 ?!标惏擦譄o所謂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 ,這個我是相信的 ?!?br>
    看著陳安林自信的臉龐 ,貞子一陣激動 。

    也許,這就是強者從容的態度吧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東京的夜間街頭,霓虹燈璀璨,數不清的行人穿梭馬路,前往某處目的地 。

    此刻 ,一個染著黃頭發,皮膚白皙的青年正在下車。

    鎖了車后 ,青年甩了甩自己黃色長發,嘴角一撇,看向面前的一家店。

    這里是他上班的地方,東京最大的牛郎店 。

    而他,是這里的頭牌,綽號鋼巴郎 。

    這里上班的牛郎都是用自己綽號的,除非是給錢很多的女人,牛郎會告訴她自己的真名。

    “今天,該勾引哪個女人呢?”

    男人舔了舔自己的嘴唇。

    他這張俊秀的臉讓他做事異常方便 。

    “鋼巴郎,今天來的挺早啊,304房間來了個漂亮的,你過去吧?!币粋€服務員過來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,馬上過去?!?br>
    男人邪異一笑,朝房間走去。

    推開門,房間里果然坐著一個漂亮的女人,居然還是個小姑娘。

    來牛郎店的小姑娘可不多啊。

    “美女,你一個人啊?!?br>
    男人捋了捋自己飄移的黃發,邪異一笑 。

    他的這個笑容不知道迷倒多少萬千少女。

    對于自己的臉,他是有充足自信的。

    “長得這么丑,你就是這里的頭牌?太讓我失望了?!?br>
    女人的話,讓男人面色一變。

    “我丑?你眼睛是不是有問題?”男人怒了,認識這么多人 ,誰說過他丑?這怎么可能?

    “明明長得這么丑,居然還是這里頭牌,呵呵呵,笑死我了?!?br>
    女人繼續嘲笑。

    “混蛋,我要你知道嘲笑我的代價?!?br>
    男人怒了。

    正常情況下,他是不會選擇外面吃人,因為他是個小心的人,不喜歡犯險。

    他一般會勾引那些女子,邀請她們去他那里 ,在情濃密切的時候,再殺了她們。

    這就是酒吞童子的殺人手法,他享受這一切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,面前這個女人竟然如此說他,這讓他不能忍受!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女人后退。

    “嘿嘿 ,你說呢?當然是,吃了你啊!”

    “吃我?這么看來 ,你就是酒吞童子了?!迸说ㄕf道。

    酒吞童子愣住了:“你知道我?”

    “當然知道,畢竟這次我過來的目的就是你啊!”

    確定了酒吞童子身份之后,女人寬心大放。

    “就你一個人?”酒吞童子眉頭皺起,自己的身份很隱秘,除了幾個怨靈知道之外,其他人根本不知道,這女人是如何知道的?

    這時候,門開了,他回過頭,就看到一個相貌英俊的男青年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看到這個男青年,酒吞童子心頭不爽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討厭和他差不多的帥哥。

    進來的人自然是陳安林,山村貞子說了酒吞童子的下落之后,他就和酒井橘原過來了。

    酒井橘原笑嘻嘻道:“安林桑,那就交給你了?!?br>
    “嗯?!?br>
    陳安林無所謂點頭。

    酒吞童子怒極反笑:“小年輕就是小年輕,學了一點皮毛就想要對付我……”

    陳安林壓根沒和他廢話,未等他說完,陳安林一巴掌甩了過去。

    酒吞童子只感覺到一股強大的佛光籠罩而來,而后自己硬生生被甩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好厲害!

    酒吞童子震驚了!

    自己也算是有頭有臉的妖怪,居然被一巴掌煽飛。

    陳安林則是略微驚訝,自己這一巴掌普通的怨靈直接就被抽的魂飛魄散了,這酒吞童子居然只是歪了歪臉。

    實力果然強大,自己一定要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畢竟按照他身上的妖氣來計算 ,他再強幾百倍的話,就要趕上自己了。

    這一刻,陳安林實際上感覺到自己在這個世界是個BUG的存在。

    因為太強了。

    細想一下,貌似確實如此。

    這個位面和聊齋、倩女幽魂這些世界比起來 ,位面太弱。

    那些位面,神魔對立 ,妖精鬼物動不動就是幾千年上萬年修為 。

    而這里的怨靈呢?

    仔細算算,頂多就是一兩百年,山村貞子這樣的存在特殊一點,她是海里的惡魔和有特異功能女人的后代。

    酒吞童子咽了一口口水,面對陳安林的佛光,他提不出任何反抗之心,扭頭就要跑。

    “何必呢,哎!”

    陳安林感慨一聲,整間屋子籠罩佛光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酒吞童子慘叫一聲,跌落在地 。

    身為妖怪的他,全身上下好像被浸泡在了硫酸里面,身上開始冒起白煙,而后一點點的消融。

    陳安林皺著眉頭,這酒吞童子確實有幾分本事,以前對付妖怪,都是一掌的事。

    這個人倒好,自己全力以赴了,他消融的居然這么慢。

    這更加讓陳安林確認,一定要斬草除根。

    片刻后,酒吞童子終于變成了一灘黃色的液體,散發著惡臭。

    他已經徹底消失,不在這個人世間。

    “就這樣死了 ?”酒井橘原還有些沒回過神。

    “你還想怎么樣 ?”陳安林道。

    “感覺太簡單了,這個酒吞童子一定很弱吧?”

    陳安林:“……?”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該說啥 ,搖搖頭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時間已經過去大半年了。

    酒吞童子陰謀被挫敗之后,關于城市的詭異傳說少了很多 。

    而陳安林在貞子和八尺女的幫助下,四處搜尋一些惡靈。

    現在基本上不用他親自出手,只需要關門放貞子,怨靈就會解決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度假類的副本,生活還是挺舒服的 ?!?br>
    看在躺在自己身旁嬌俏的山村貞子,陳安林心頭感慨。

    貞子似乎在做什么美夢,嘴角都流出粘稠的液體了,她居然還不知道。

    哎,真是舍不得離開呢。

    陳安林心頭感慨。

    只不過,天下哪里有不散的宴席呢?

    陳安林悄悄將貞子的手挪開,而后走到門口。

    “離開!”

    任務時間已到,差不多是離開的時候了。

    和上次一樣,白光一閃 ,此刻出現在了游戲空間。

    由于是度假副本卡,所以并沒有提示獲得幾星。

    只是顯示:“任務完成?!?br>
    “獲得獎勵150萬游戲幣?!?br>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雖然說,沒獲得什么其它獎勵,但在這個副本中學習到了很多 。

    這就是度假類副本的魅力所在。

    現在算算,加上上次得到的150萬游戲幣,手上已經有3百多萬了。

    “這么多的游戲幣,可以考慮把某個技能升級到宗師了?!?br>
    目前處于大師級的技能有:

    竊聽(大師級) :能竊聽十公里范圍,可以對單一位置進行形成圖像 。

    紋華青龍蝦體質(大師級):拳擊力量達到大型爆破能力,能夠輕易轟出拳風,遠距離轟爆敵人。

    蠱惑(大師級):你的聲音讓人如癡如醉 ,哪怕是隨便說一句很簡單的話,都會讓人忍不住說道‘好,好,好’ !你的話讓人越發相信這是真實的,無論多么離譜,他們對于你的話都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急速冷凍(大師級):大范圍冷凍,溫度更冷,冰凍時間更長,給人以一種冷至靈魂的感覺。

    至于宗師級的技能,只有楚人美的鬼眼。

    陳安林看著這幾個大師級的技能。

    竊聽的話,目前大師級完全夠用。

    紋華青龍蝦體質,大師級力量已經很強了,這主要是因為他有著強悍的屬性點,相輔相成之下,威利很大 。

    蠱惑的話,并不是攻擊方式,就大師級已經夠用。

    至于急速冷凍,屬于大范圍的群攻技能,也可以對單一目標攻擊,非常有用。

    “技術冷道大師級已經如此厲害,若是再晉級,達到宗師,也許效果更好 ?!?br>
    摸著下巴,陳安林打定主意。

    “那就升級急速冷凍?!?br>
    手上的所有游戲幣,全部加上 。

    和陳安林猜測的一樣,急速冷凍技能果然升級了 。

    從大師級升級到宗師。

    急速冷凍(宗師級):更大范圍的冰封效果,溫度達到絕對零度,能徹底將敵人靈魂冰封效果。

    “嘶嘶嘶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上面的介紹,陳安林真的愣住了。

    怎么都沒想到,急速冷凍的效果會如此霸道。

    首先是絕對零度。

    科學研究,絕對零度的溫度是零下273、15度以下。

    達到了這個寒冷溫度,連細小的原子都會被凍住。

    這個溫度下,不要說滴水成冰,就是沸水灑出去,連灑出去的機會都沒有。

    另外。

    就是將敵人靈魂冰封的效果了。

    這個更加霸道。

    靈魂,是比肉體更加重要的存在,能把人靈魂冰封 ,是一種真正的痛苦,沒有人會想嘗試這種攻擊。

    “不錯,這才是安身立命的保障?!?br>
    陳安林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喵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的招財貓低聲叫了一下,它感覺主人突然變得怪怪的,這種感覺,就好像原本很強的主人,現在變得詭譎莫測起來。

    ‘主人好像更強了……’

    外面月色正濃 。

    陳安林進入鬼域。

    鬼域之中,自己收服的幾個怨靈漫無目的的游蕩著。

    這些怨靈和貞子并不一樣,她們沒有自己的思維,屬于并不能修煉的鬼物。

    這些怨靈使用的招式,陳安林分析下來,應該是屬于規則,和他的技能類似。

    所以他覺得,人有不一樣的人,鬼也一樣。

    沒去深究,陳安林來到了鬼手那里 。

    這雙鬼手是在對付制造傀儡的邪惡玩家的時候收服的。

    根據那個人死前說法,鬼手是仙人死后的手,所以有著凌駕于規則之上的力量。

    被鬼手抓住的人,無論如何都掙脫不了 。

    這就是鬼手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陳安林只是把鬼手放在鬼域之中,根本無法使用它。

    而現在,有了絕對零度之后,他覺得可以嘗試操控鬼手。

    來到鬼手面前,鬼手仿佛感知到了一樣,兩只手握緊,形成拳頭。

    “威脅我么?!?br>
    陳安林身上涌起一股龐大的寒意。

    絕對零度迸發,四周空氣寒冷起來。

    周圍的幾只鬼恐懼的后退,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這是生物的一種本能 。

    畢竟這可是一股能將靈魂給冰封的寒冷,鬼一般都不敢靠近這股力量。

    鬼手也是愣了一下,拳頭握的更緊。

    “臣服我,我讓你活著,否則,我讓你魂飛魄散?!?br>
    寒意涌去,鬼手感知到這股徹骨的寒意,它感覺自己的靈魂都好似要被冰封。

    剎那間 ,鬼手慌了。

    它不敢靠近陳安林,因為越是靠近,它的魂體就會越被冰封,它后退著,想要逃離這里。

    “何必呢,你知道逃不出去的,知道為什么么?因為…………這是我的世界?!?br>
    瞬間的功夫,絕對零度將鬼手包裹。

    鬼手左右騰挪,但根本無濟于事。

    絕對零度的范圍在縮小 ,鬼手能動的空間也在縮小。

    “臣服我?!?br>
    陳安林再次說話,“我不喜歡不聽話的東西,不臣服我的話,那就魂飛魄散吧?!?br>
    寒冷,朝鬼手上蔓延而去。

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,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。

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《第339章 午夜凶铃——贞子的难言之隐(求票票) 全球游戏进化 剑无云 》。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。

其他相關閱讀More+

暖風不及你情深全文免費

蔣平安

獲得十二祖巫精血穿越的小說

易忘夕

二婚男人不能嫁的原因

屠狼六劍

半夜他強行挺進了我的體內

伊涅斯塔

今夜為你醉

納蘭琴

重生之無敵仙尊

風過楓紅
乌克兰美女的小嫩BBB,韩国大尺度电影,一本到中文无码AV在线观看,国产福利视频一区二区精品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