踏、踏、踏、踏……

    腳步聲從面前的大鐵門傳來。

    講真,陳安林自己也不知道這鬼是被他招過來的,還是自己跑過來的 。

    人影終于出現了,居然是一個保安。

    “喂,你怎么在這?”

    保安走過來喊道:“大廈里的人都下班了?!?br>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過來辦點事?!标惏擦值貞?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個單位的,我和領導通報,夜里這里可不允許任何人過來,萬一少了什么東西 ,我可但當不起 ?!?br>
    “查案的?!标惏擦肿吡诉^去。

    “查案?我怎么沒聽領導說過 ,喂喂,別過來啊?!?br>
    保安警告。

    陳安林看著他道 :“因為你死了,所以你沒聽領導說過?!?br>
    沒錯,面前的保安是個死人。

    根據之前得到的線索,這里除了失蹤的術士酒井橘原之外,另外失蹤有兩個保安,一個上面公司工作的女職員。

    這個保安是失蹤人之一。

    也許是被他招魂出來了,又也許,本身他想要害人,所以主動走出來了 。

    “我死了!混蛋,你說什么呢?”

    陳安林道:“你忘記了么,你看你的臉,都爛了啊?!?br>
    陳安林指了指電梯門,上面依稀倒影出保安腐爛的臉。

    看著電梯門上的自己,保安愣了一下,下意識的 ,他摸著自己的臉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……這是我?!?br>
    “是啊,你已經死了,回憶一下,自己是怎么死的?!?br>
    “我已經死了,我已經死了?!?br>
    保安目光一凝,痛苦的捂著自己的臉:“怎么會,我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“這是我來找你的目的,你想一下,自己是怎么死的 ?我會度化你,前往西天極樂?!?br>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好像,那天晚上在上班?!?br>
    在陳安林的提醒下,保安似乎回憶起什么了。

    這也是陳安林的目的,通過告訴他實話,你已經死了,來喚醒他的記憶?!?br>
    果然,這個保安回憶起了。

    這也是招魂術的妙用之一,之前失蹤的酒井橘原也是使用這一招,還帶了很多招魂用具,可惜失蹤了。

    “你仔細想想,你死的那天在上班,發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在上班,我發現上夜班的西川植樹沒下班,于是問他怎么回事,他當時很害怕,說在雜物室那邊發現了一個東西 ?!?br>
    “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“什么東西?”保安歪著頭:“是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“他帶你去了么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后來帶我去了,我們過去,光線越來越暗,越來越暗,我忽然發現走在前面西川植樹不見了,我一直在喊他,可是他不回應我,我只能打開手電筒,朝前面照過去。然后,我就看到西川植樹就站在我面前,他背對著我,好像沒什么問題 ,只不過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不過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墊著腳走路,然后他指著面前的小房間,讓我去看?!北0参嬷^,搖頭道:“我不該去看的,我不該的?!?br>
    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到了…………”保安瞳孔睜大,布滿血絲,痛苦喊道:“女人,那是一個女人 ?!?br>
    “她殺你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她穿著裙子,朝我笑,然后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呼呼呼……

    這時候,有股風吹了過來。

    保安仿佛感應到什么恐怖的東西 :“來了,她來了,跑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快步朝邊上的電梯跑了過去,一溜煙進入電梯底下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陳安林繼續使用招魂術,黑暗中,隱隱約約看到一個穿著職業OL服裝的女人走來。

    她跑的很快,一邊跑一邊朝身后看:“她來了,她來了,她來了,快點跑?!?br>
    “站住?!?br>
    陳安林攔在女人面前。

    面前的女人頭發凌亂,手腳盡數摔斷,骨頭和肌肉都暴露在空氣之中。

    但是女人仿佛沒注意到,不停地逃跑著。

    這個女人,正是失蹤的女職員。

    她顯然和之前保安一樣,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,她一直處于逃跑的過程中。

    在感應到陳安林招魂之后,她處于鬼的本能,朝這里跑了過來 。

    陳安林瞬間抓住女人的手臂,正色道:“誰在追你?”

    “她,是她?!?br>
    女人一邊說著,一邊朝身后看去。

    “別跑了,你身后沒有人追你,知道為什么么,因為你已經死了?!?br>
    “我死了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陳安林的話猶如晴天霹靂,刺激的女人一愣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死了,我已經死了?!?br>
    記憶涌來,女人忽然意識到什么 。

    是啊,自己已經死了。

    “說說看,你死的時候看到了什么?!?br>
    盯著陳安林的臉龐,女人顫抖的敘述著。

    她那天下夜班,進入電梯,電梯里竟然也有一個人。

    這個人是女人,低著頭 ,頭發濕漉漉的,她感覺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因為這個女人,渾身上下居然都被浸濕。

    隨著電梯關閉,里面的燈光也隨之消失。

    她害怕極了,她這時候才意識到,電梯里的女人不太對勁。

    這個女人背對著她 ,身上衣物殘破,身前滴落著水漬,水漬之中浸透著血紅色。

    女人在流血。

    她靠著電梯門,想要逃跑,這時候,女人轉過頭來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她看到了 ,這是一個腐爛的人臉,人臉朝她笑著 ,撲了過來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這時候電梯門打開了,她飛奔著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跑了很久很久…………我,我跑到什么地方了?”

    陳安林眉頭一皺,看來她也忘記了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鬼就是這樣 ,分為很多種,剛剛的保安,面前的女人 ,其實只不過是最普通的孤魂而已 。

    死于非命 ,甚至連自己是鬼都不知道,一直維持著以前那樣逃跑,也許某一日他們會反應過來,自己早已經死了,可現在,只不過最弱的鬼而已,連記憶都沒了 。

    “好 ,那我們趕緊跑吧?!?br>
    陳安林決定放開她,讓她循著生前的逃跑路線,自己一路跟隨。

    也許就能找到事發地。

    “跑,趕緊跑?!?br>
    陳安林一邊喊著 ,一邊率先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對,趕緊跑?!?br>
    陳安林順勢跟著她跑著,眼睜睜看著她進入走廊,面前一片漆黑,越來越黑,而后,她在一間屋子面前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她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物 ,目光驚愣看著前方。

    “就是這屋子么?”

    陳安林記得,之前保安也說過,走到了一間黑屋子之前。

    走過去,更猛的陰氣襲來。

    陰氣越重,鬼物越強。

    剛剛的保安和女人,身上陰氣幾乎忽略不計,完全沒什么危害性。

    而這里的陰氣,很明顯實力強橫。

    陳安林走了過去,女人依舊顫抖著,聲音帶著哭腔:“嗚嗚嗚……不要,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強?!?br>
    陳安林眉頭一皺,這里的鬼物實力好像很強啊,若是打不過怎么辦?

    自己的佛像金身雖然強悍,但他自己也沒有底。

    畢竟上一個過來的酒井橘原據說也是個高手 ,她失蹤在這里,自己這點實力 ,好像也難。

    而后,陳安林看到了 。

    不大的房間里,散發著一股惡臭,一個四肢好像被細線縫起來的女人,歪著頭盯著這里 。

    陳安林抬頭,很快注意到天花板上散發的臭味。

    這一刻,陳安林知道失蹤的人為什么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這里是一間雜物室,尸體都被藏在天花板上,之所以那些人沒找到尸體,是因為尸體都被藏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鬼將味道掩蓋,所以很多人找到這里,本身都被鬼迷惑,什么都沒發現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害人呢?!?br>
    陳安林說道。

    女人死死盯著陳安林,怨氣迸發。

    太強了,陳安林只能催動佛力 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剎那間,女人尖叫一聲,縮在角落里瑟瑟發抖,身上的氣息在以極其恐怖的速度消失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陳安林發現不對勁了,貌似自己的佛力,強大的有點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之前對付其它鬼,都是一招就打跑了對方。

    他原本以為是鬼跑了,可現在一看,不對勁啊。

    按照女人身上邪氣消耗的速度,再過一會兒就能秒殺對方。

    陳安林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原來之前我是秒殺了那些鬼,因為速度太快,所以我以為是對方跑了?!?br>
    陳安林咂咂嘴,要知道,佛像金身這一招可沒到宗師呢,就這已經有如此實力,有點意外了。

    沒多想,既然已經制服對方,陳安林走過去,緩緩收斂佛力:“阿彌陀佛,善哉善哉 ,米西米西……女鬼施主,小僧多有得罪 ,請不要生氣,以免小僧動粗……我想你不喜歡我動粗吧?”

    女鬼緩緩站了起來,她還是識相的,畢竟害了這么多人,再傻的鬼都有了一些智商。

    “我死的…………好慘?!?br>
    女鬼發出沙啞聲,突然又變得尖銳。

    “嗯 ,說說吧,小僧會超度,只要你說清楚這里的事,小僧免費替你超度,爭取讓你來世投一個好人家?!?br>
    陳安林隨口道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死的好慘?!彼痤^,看向天花板,“我本良家,被人囚禁在這,受盡折磨,死后被藏在上面,我恨,我恨啊!”

    “誰殺的你?”

    “他!”

    女人看向邊上的一個保安。

    這個保安,是第一個失蹤的保安,西川植樹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他 ,他失蹤的時間最早,原來你早已經復仇?!标惏擦终f道。

    現在一切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西川植樹在這里上班做保安十多年了,這個住處一直是他的宿舍,平日里沒人會過來。

    他膽子越來越大 ,猥瑣的他盯上了一個中年婦女 ,把她囚禁在這。

    而后,女人終究是死了。

    為了不讓人發現,保安將女人分尸了,藏在天花板上,估計放的時候肯定是做了特殊處理,味道不會散發。

    雖然說這種事不會案發,但西川植樹自己都沒想到,大廈地下室陰氣太重,再加上女人死的時候怨氣沖天,于是自然而然的 ,形成了怨靈。

    “那你為什么繼續殺人?”陳安林問道:“你已經報仇,無需繼續殺人,不是么?”

    “因為…………因為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眼神忽然閃爍起來 。

    因為什么?

    還不是因為殺了人之后,她喜歡上了這種感覺。

    我死得慘,那就要把你們也都殺了,讓你們嘗嘗藏在這里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嗚嗚嗚……”

    “嗚嗚嗚……”

    這時候,天花板上傳來輕微的響聲。

    “嗯 ?還有活人?”

    陳安林心中一動。

    面前的怨靈面色立馬陰冷,不過有了一絲智力的她并沒有馬上殺過來,她想要伺機而動 。

    只是她低估了陳安林的佛力。

    陳安林快速走過來,其實他也沒什么壞心,單純的是快點過來救人。

    但一過來,佛力充實不大的屋子。

    和之前對付怨靈一樣 ,面前的怨靈什么都沒說,就消散于無形。

    隱隱約約的陳安林好像聽到:“騷的麻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又沒了?!?br>
    走進來一看,陳安林突然一拍額頭,“不會又不小心把她秒了吧?算了,救人要緊?!?br>
    聲音就是從天花板上傳來,陳安林瞅了瞅四周。

    剛剛這里黑不溜秋的,他什么都沒看到 。

    此刻打開手電筒,他看到了,地上擺放著一大堆法器 。

    比如又長又粗的紅色蠟燭,大鈴鐺,上面涂了什么東西的好幾枚飛鏢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酒井橘原的?”

    陳安林想到了那個女人。

    畢竟這些東西一看就是法器,也只有那個女人才會有這些東西。

    這時候,陳安林注意到地上還有一把武士刀。

    “島國人除妖用飛鏢和武士刀的呀?”

    順手撿起武士刀,刀質地輕盈,屬于女款武士刀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順手斬去,天花板被劃拉開一條大縫 ,里面的‘嗚咽’聲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還挺鋒利的?!?br>
    陳安林循著聲音,搬來邊上椅子,踩在上面爬上天花板,很快便看到一個虛弱的女人看著這里。

    女人并沒有被束縛,渾身漆黑,看模樣虛弱的都不成樣子。

    “救……救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慌?!?br>
    陳安林應了一聲 ,爬上天花板,將女人拖過來后,公主抱將她扶到邊上地鋪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大河內隊長說的酒井橘原?你怎么虛弱成這個樣子?”

    陳安林問道。

    “那鬼呢?”酒井橘原沒回話,而是緊張的看著四周。

    “阿彌陀佛,小僧已經把那鬼物度化?!标惏擦诸h首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 ,那么強的邪物被你解決了?”酒井橘原震驚看向陳安林。

    她這時候才看到了陳安林的臉。

    然后她就看到一個眉清目秀,目光圓潤,穿著干凈樸素衣服的少年……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她也感受到陳安林身上傳遞而來的一股若有若無暖意。

    “好暖的男生?!?br>
    酒井橘原心中驚呼,這就是上天派來的,來救她的英雄么?

    所得嘶內!

    “那邪物被人害死,生前遭遇折磨,所以才會怨念沖天 ,小僧和她講了很久道理,才把她度化,善哉善哉?!?br>
    “嗯嗯嗯?!?br>
    “女施主可以走了嗎?”

    “嗯嗯嗯,你叫我橘原就行了?!本凭僭f道。

    “那走吧,不過小僧很奇怪,你為何虛弱成這樣?”

    這一點陳安林很奇怪,酒井橘原又沒有被五花大綁,怎么突然說不了話了?更動不了了。

    酒井橘原解釋:“因為我被吸干了陽氣?!?br>
    “小和尚,你這么厲害,難道不知道陽氣沒了,比生病還痛苦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陳安林沒接觸過這些,以前對付鬼怪,都是大開大合戰斗,所以不了解。

    “呃,出去再說吧,如今那個怨靈已經被你度化,我出去曬會太陽就好了?!?br>
    “好的?!?br>
    陳安林攙扶著酒井橘原出去。

    早已經等候多時的大河內焦急不已,不過在看到陳安林和酒井橘原之后,激動的跑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橘原桑,你沒死,哈哈哈,太好了,橘原桑,我就說嘛,你乃術士,這么厲害,怎么會那么容易死?!?br>
    酒井橘原扯了扯嘴,她當然不能說 ,要不是陳安林及時過來,她真的就見不到外面的……月亮了。

    “大河內隊長,先送她去醫院吧,她身上陽氣被吸得差不多了 ?!?br>
    陳安林提醒。

    “好的好的,橘原桑,不知道怎么給你補充陽氣?”

    “我休息一晚上即可?!?br>
    送酒井橘原去醫院后,陳安林和大河內講述了大廈失蹤事件始末。

    知道了事情真相,大河內感慨一聲:“原來是這樣 ,可恨啊,沒有把殺人者繩之于法,哎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弄好后 ,已經是深夜12點了 。

    送陳安林回到家,大河內爽快的給出了勞務費。

    “安林君,很感謝你的幫助,這個請務必收下?!?br>
    “嗯?!标惏擦植豢蜌饨酉?,說道:“大河內隊長,以后有什么事可以聯系我,你也看到了,女孩子干降妖除魔那種活,實在是不行,太危險 ?!?br>
    大河內也深有同感,經過這次的事情 ,他也覺得安林君要厲害一些。

    “而且實不相瞞,隊長,我缺錢?!?br>
    一句話 ,大河內了解了,他呵呵笑道:“一分錢難倒英雄漢啊,我理解 ,我理解,以后我會找你的?!?br>
    “謝謝 ?!?br>
    陳安林告別了這里,回到家。

    家里還有一大堆女裝沒處理掉,他準備早點扔掉,只是一進屋,他震驚了,一堆衣服不知被誰拿了出來,整齊的疊放在床鋪上。

    “誰來過我屋子里??”

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,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。

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《第329章 大厦失踪事件始末(感谢道行僧的舵主打赏) 全球游戏进化 剑无云 》。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章繼續閱讀。

其他相關閱讀More+

玄幻洪荒之至尊通天txt下載

一夢一界

神藏

豆芽不是牙

她總是想離婚

曾亮亮

神秘巫師

參江

異界之狂徒

召楠

超級大佬系統

軟萌淑甜
乌克兰美女的小嫩BBB,韩国大尺度电影,一本到中文无码AV在线观看,国产福利视频一区二区精品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